投资者因担忧“无协议退欧”,大笔资金流出英国

自2019年5月底以来,投资者已从英国股票基金中撤出42亿美元。

自特里萨•梅(Theresa May)宣布辞去英国首相职务以来,从英国股票基金中撤出的资金已超过40亿美元,因为人们越来越担心,在她的继任者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的领导下,英国正朝“无协议退欧”方向迈进。

数据提供商EPFR的数据显示,自5月底以来,投资者已从英国股票基金中撤出42亿美元。自2016年英国举行退欧公投时算起,资金流出规模已攀升至297亿美元。

在英国上市的对冲基金管理公司曼氏集团(Man Group)的首席执行官卢克•埃利斯(Luke Ellis)表示,投资者将英国归入“不可理解的一类国家”。

安联投资(Allianz global Investors)全球策略师尼尔•德瓦内(Neil Dwane)表示,英国股市“不受欢迎、被持有量偏低、且价格低廉”,约翰逊的积极言论无法改变投资者的谨慎立场。

“鲍里斯必须首先解决英国退欧问题。在他解决这一问题之前,退欧一直会是英国市场绕不开的障碍,”德瓦内表示。

根据咨询公司Copley Fund Research的数据,有一批管理着250只全球股票基金——这些基金拥有的资产合计达4500亿美元——的投资组合管理公司也削减了英国敞口,平均持有英国股票比例下降至7.9%。

这一比例低于2016年退欧公投后触及的低点,也低于Copley于2011年开始这项调查时11.5%的峰值。过去6个月,这些资产管理公司从英国撤资多达20亿美元。

“我们注意到,国际基金管理公司很明显地将资金从英国撤出,投向欧洲大陆,”Copley Fund Research首席执行官史蒂文•霍尔登(Steven Holden)表示。

自2016年公投前夕以来,富时全股指数(FTSE All-Share index)已上涨20.5%,一大原因是许多在伦敦上市的大型跨国公司从英镑对美元贬值中获得汇兑收益。

景顺(Invesco)全球市场策略师阿尔纳布•达斯(Arnab Das)表示,投资者日益感受到了“无协议退欧”的威胁并据此作出调整。

“政治动态已从试图与欧盟、以及在英国议会内部就无法达成的妥协进行谈判,转向从根本性上重启谈判。这可能导致无法达成协议,但最终就棘手的英国退欧问题达成某种解决方案的可能性也大幅增加,”达斯说。

对“无协议退欧”的担忧也打击了投资者对英国房地产基金的兴趣。晨星(Morningstar)的数据显示,英国房地产基金7月份的资金净流出为4.1亿英镑——这是自今年1月以来最高的月度资金流出金额。

“随着鲍里斯•约翰逊被任命为英国首相,硬退欧的可能性越来越大,投资者则进一步回避英国房地产资产,”晨星负责基金管理公司研究的助理分析师巴维克•帕瑞克(Bhavik Parekh)表示。

房地产基金大举投资于对宏观环境变化敏感的商业地产,围绕英国退欧的不安情绪对这类基金造成了冲击。

在截至7月底的12个月,投资者从这类产品中撤出19亿英镑。在一些有特别不确定性的时刻,如英国最初的退欧期限3月29日,此类产品的资金流出达到峰值。

今年投资者的大规模撤资促使英国监管机构要求资产管理公司每日更新数据,因为担心可能出现类似于2016年英国退欧公投后的几个月内导致房地产基金暂停交易的流动性紧缩。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