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上海:关于中国经济的一些观点

本文观点均来自微博“财上海” 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大基建,只能往前走。
如果一个经济体的制造业不怎么样(不敢说不好),大基建却非常发达,那么这个经济体的m2增速,就没有回头路了。
制造业有个特点,自我循环,财务平衡。在不增加货币的情况,实现平稳就业。
基建的特点是,财务不平衡,不发钱就是失业。修一条高速150亿,过路费有几个钱?基建的上下游,有几千万员工。一个项目建好了,这些人就没事干了,要么你再印点票子,我们继续修个新项目,要么就当场失业关门给你看。转行是不大可能的。我一个高收入的泥瓦匠,你让我去电子厂拿小工资,肯定不干啊。
原来大基建还有个回本的办法,地铁修好了,站点周围的土地卖给开发商,钱就来了。现在这一招不好使了。贵州山区高速公路边上,肯定没人去住的。省城市区已经修满道路了,再追加地铁站,也没有多少土地可以卖了。那么土地在哪?在郊区,特别是远郊区。例如距离成都武汉80公里的地方。
这些地方,原来就是一片农地,缺乏就业和配套。你盖满了房子,卖给谁?一般居民是很难长期住的,杭州的临安有多少高薪就业?去市区上班又太远。那么谁会来买这些远郊区的房子?对了,长期投资者。
但是,长期投资者是有要求的,那就是有效益,总不能亏本去买个郊区房子。短期行情不好,可以接受,市场经济,总有起伏。但如果长期不好,别说临安了,就是京沪郊区,照样没人要了。你住在延庆,能够找个多少钱的岗位啊?”          


“一个企业面对的执法部门是很多的,如果方方面面严格规范,像个纯净水,大概也就是互联网里的几个巨无霸了,他们是独一无二的超级利润。但是,普普通通的家具厂,裤子厂,塑钢厂,能够做到纯净水状态的,有几个?
这就导致了很多企业是有小辫子的。如果企业最后做垮了,也没人找麻烦,小老板自己卷铺盖,回农村种地了。万一这个老板做大了,呵呵,好戏就开场了。无休无止的麻烦,告状举报打官司,会把很多企业拖的精疲力尽。第一代创始人,八面玲珑,可能还勉强维持,但一般是传承不下去的。富二代都是读书出来的,哪里玩的了这种事情?
企业开开关关,对于屌丝逆袭而言,貌似有利,你倒了,我就有机会了。实际上基本不可能。人家干了三十年,积累了那么丰富的经验,都撑不下去了,你白手起家,就一套婚房的首付,这不是搞笑吗?一个新员工的生产失误,就可能让你赔掉一半身价。这种事情,我们见多了。
劳动力成本上升,是应该的。但是,我们是发展中国家,加工资,加社保,严管重罚,也要考虑实际生产效率。如果加到最后,我们白白退出了巨大的国际市场,是不是有点不划算?十年前,欧美超市里都是中国制造,现在还有多少?
看数据,出口还在增加。看欧美超市,感觉有点摸不到头脑。数据奥秘是,我们现在把对亚非拉贫困地区的项目算成了出口数据。当然,这也对。问题是,有些话,我也说不下去了。省略一百字吧。
这么多年,欧美发达国家的工资,没有明显上升,这导致了他们的消费并没有上升。奇怪的是,越南墨西哥等国对欧美的出口大幅度上升,那么他们占领的份额,原来是谁的?你问我,我也不能说啊。”


“出口,到了关键时刻。
        外资厂,订单不是我们说了算。例如苹果手机,它下单多少,我们还真没法管。
        民企的低端,大路货,大批量产品,我们已经没什么优势了。例如鞋厂,服装厂,低端陶瓷,中低档电子产品等,已经跑了不少大厂子去越南了。现在说减工资,拼出口,是不大现实了,工人也不能答应了。吃惯舒服饭了,你让我不吃,怎么可能呢?
        高铁,华为,大飞机,是我们的目标,但总有个发展过程。
        现在,最顺手的出口是,民企中高端产品,冷门产品,非标急件,优势非常明显。
         一,我们有丰富的加工经验。虽然农民工到处流动,但是企业老板和车间骨干的技术功底还在,产品质量靠谱。
         二,我们有非常先进的设备积累。加工,大部分是靠设备。
         三,我们有供应链产业集群。冷门,急件,很快可以组织原材料。
         四,我们的电力水资源,交通设施非常好,可以快速出货。
         现在欧洲的黄马甲,基本是在义乌拿货。这个属于冷门急件。交通专业服装,需求固定,不会出现大规模突发需求的。这次意外情况,我们的出货优势就特别明显了。越南可能不一定有完整的原材料供应链。
        我们也要看到,暂时的优势只是因为别人没有准备好,并不一定是比越南性价比高。黄马甲再复杂,也不会比越南的耐克运动鞋,摩托车复杂。一旦人家准备好了,单子就跑了。这种情况在一点一点的发生,滴水穿石。
       我们怎么办?留住中高端单子。华为,高铁肯定是好,但这种项目是长期利好,打入欧美市场,过程有一定的不确定性,也不完全是我们说了算。我们能够做的是,现成的生意不能丢了。
       我们的中高端订单,质量速度都好,就是成本高。怎么办?千方百计的压成本,除了工资不减,其他方面,快刀斩乱麻的减。事物是会变化,越南的劳动力成本也会上升的。此消彼长,尽可能争取战略时间。等到华为高铁,在国际舞台一统江湖了,再对民企小老板那个,也不晚啊。”


“出口升级,求稳不求快。
        九十年代,欧美普通人,工作比我们轻松,赚的比我们多几十倍。某著名国产果汁的老板曾经写过一个回忆录,当年他们还是乡镇小厂,引进了最先进的欧洲设备,但是我们不会用啊。于是欧洲厂派了一个工程师过来安装调试培训,那个工程师的工资是乡镇小厂发的。我印象最深的是,外国工程师一个人的工资,比他们全厂一百多个人工资加起来还多。
        三十年,转眼一瞬间。现在,中国的高科技也可以出口了。未来的民用大项目可能包括:高铁,飞机,通讯(天上卫星+地上华为),远洋海工,路桥设备等,基本涵盖了海陆空天。以中国人的勤劳加上高科技,如果实现了大项目出口,欧美的苦日子就要开始了。
        从现实看,我们似乎有两个时机选择:
        一是硬件拼装+运用创新,性能接近欧美,凑合也可以的时候,以低价冲击对方固有地盘和市场。这会引发对方激烈的不服气。各种事情都会出来,最后什么情况,很难预料。如果对方一开始就拒绝,我们损失还小点。如果对方半渡而击,损失更大。毕竟技术还在别人手里。
        二是关键软硬件基本原创,以较大自创优势击败欧美产品。这种情况,矛盾较少。当年日本彩电横扫内地市场,我们都没什么抱怨的,人家的东西确实好,愿意买啊。
        目前看,很多民用大项目,关键零部件还不能自产自销。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要谦虚谨慎,尊重欧美的传统利益,合作共赢,尽可能不要搞低价冲击,似乎更现实。”


证券时报。2017年,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金占当年全国财政收入比达到28.97%。这个数据意味着,政府每100元财政收入就有29元是卖地收入。 ​​​更重要的是,建设销售过程中巨大拉动作用。
        1,设计环节。全国那么多设计师,都在指望这个了。
        2,建材生产企业,钢筋水泥,砖瓦石块,交通运输。
        3,施工安装。电线,网线,玻璃,管道等等。
        4,室内装修,大头啊。
        5,家电家具,哗啦啦的花钱。
        6,办证,3%契税。
        7,物业管理。
        8,二手房销售。
        9,法律诉讼,会计审计。
        10,以上各环节产生的企业税负,个税社保。呵呵。爽大了。
        如果没有房地产,多少人要失业。当然,个人也可以去央企上班,考公务员,研发芯片。


“定向降息,貌似帮扶民企,实际上民企很难享受到。因为银行会要求贷款企业给银行做回报,彻底抵消利好。
做回报的本质就是绕个弯子提高利率,银行的手法千奇百怪,态度强硬,语气恶劣,民企苦不堪言。但民企也不敢得罪银行。因为你今后总要找银行贷款的,现在你敢不配合,下次到银行这里来排队的时候,你就知道下场了。
银行是大象,民企是蚂蚁,让大象给蚂蚁让利?我也只能说,好吧,我配合。

中国经济稳中向好,我们欢欣鼓舞!”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