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政信的刚兑信仰不会退潮 | 安得财富

目前市场上政信产品十分复杂,品类繁多,按照运作模式主要分为三种,一种是BT类政信,实质是债权类关系;第二种是PPP类,实质是股权类关系;第三类我们称它为其他类,实质是工商企业的流动资金融资贷款。

目前所有的政信产品,只要他敢说他是政信,你就可以往这三类去分。而这三者的风险也是依次递增,因此,毋庸置疑,BT类政信是安全性最高的。下面小编就为大家详细解释一下这三类政信。

一、BT类政信

BT是指代建移交,也就是说中标方负责建设这个基建,这些项目完成之后,再移交给政府,政府再支付款项给他,那么很明显的一个特点就是它的融资方为国企投融资平台公司,担保方也为国企投融资平台公司。

现在去看所有的证券资管,基金子公司资管,期货资管以及信托,金融机构发的应该都是这个类型。然后还有些辅助的特点,例如一般是有应收账款质押并回购的。

第二它的还款来源一般有三个方面,一应收账款还款,二融资方还款,三贷款方还款。这个应收账款还款是什么概念?就是这个应收账款指的是政府,某区政府财政局对某国企平台公司的应收账款,他的债务人就是某区政府或者是某区政府财政局。

大家要弄明白一点,就是BT的应收账款直接是国企平台对政府的应收账款,这是很高的一个层面。

一般BT政信的期限为两年到三年,也有一年的BT类产品,这种产品比较多见于金融机构发行的项目,就包括信托证券资管,基金子公司资管和期货资管上面。

二、PPP类政信

PPP是股权性质的,它的融资方式简单来说,就相当于说一个民企或者说国企,它是一个中标方,他按照政府的要求完成一个基建,并且投入运营之后会产生一个有偿的公共服务,政府是购买其公共服务来实现回款。

类型包括轨道交通,高速公路,医院,污水处理,学校等这些能产生长期的公共服务,而且是有效益的这些项目。

也就是说PPP跟前面BT相比,企业只是帮政府造了这个项目,造完之后整个项目的产权是归政府的,我们只是代为建设,因此它是一个应收账款。但是PPP是相当于民企或者国企是这个建筑方也是所有者,是股东所有者能够分红的,政府是等我们建好之后,他过来支付我们每年的款项,然后来享受这个公共服务,他是个股权性质的产品。

理解这点大家就可以理解为什么PPP周期很长,PPP目前的回款周期基本上是八年到十年左右。我相信很多人不知道,中国第一个PPP项目是北京鸟巢,然而鸟巢到现在为止还没有社会投资,大家可以算算已经十年了,这个运营的重大失误不得不说是鸟巢的憾事。

PPP的还款来源按道理应该是来自民企资金,然后现在PPP有入库和出库的两种说法,一般来说各省会有个库,入库的PPP是正规的,政府在查PPP,现在查的很严,其中一点就是严禁PPP作为地方政府债务,或者说地方政府给PPP提供担保,因为它是股权性质,不允许你提供担保给他。

三、其他类政信

其他类政信简单来说,产品不归类为bt或者ppp,但是会包装成一些政府类型项目,或者说是帮政府在打工的,那么实质上面它都可以归入为其他类。而且它们的实质是工商企业流动资金贷款。

举个例子:有些民企或者是建筑公司,或者说一些国企,但国企不是地方投融资平台,它是作为这种项目的融资方,一般是没有应收账款的,但是会有个地方平台公司回购,收益一般是高于BT,担保人一般是企业法人或者是它的主要股东。

可以说这类项目是非常有迷惑性的。目前市场上面能看到接近30~40%的产品是这类型产品,然后那个期限有长有短,有些是非常短的,他们的回购是不一样的,它这个回购和BT的回购是属于项目回购,而不是融资回购。

什么叫项目回购?也就说是政府开的回购是针对你整个项目完工才回购,那万一你项目挂了,政府就不回购了,因为你项目没完成;融资回购是指市政府对你这笔贷款进行回购,我们最前面BT项目的政府如果有回购都是针对贷款进行回购,他不管你的项目有没有完成,两年期到了他就给你钱。

总结一下就是:信托产品全部都是BT的,基金子公司,证券资管,包括期货公司之外,基本上都是BT类;私募基金和基金销售通道,有少数的是BT类,大部分是PPP和其他。


我们再来看一则新闻:

南京丰盛集团3天时间快速化解债务危机。

据财联社消息,2018年12月25日,南京丰盛产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京丰盛集团”)发布《未能清偿到期债务》的公告,称“由于流动资金紧张,负有清偿义务的已到期债务金额累计12.8亿元未及时清偿,其中247万元已支付,剩余未偿还债务合计12.78亿元。”此公告一出,引起市场一片哗然。然而12月28日,南京丰盛集团便发布《偿付到期债务》的公告,称“公司采取措施积极应对,迅速回收应收款项,调配资金,妥善与有关各方开展沟通协调。截至本公告日,公司已完成全部12.8亿元的债务本息兑付。”

南京丰盛集团是南京民营建筑公司,核心业务为路桥市政、新型城镇化建设、建筑节能项目等。17年合并南京建工集团有限公司,房屋建设和公路与市政项目等业务进一步增加。业务属性导致公司应收款项(应收账款+其他应收款+长期应收款)常年较多,15-17年末及18年6月末,应收款项合计占总资产比例均在50%以上。

应收款项中来自政府部门金额较大。根据2017年财务报表附注的不完全统计,南京丰盛集团应收款项中直接来自政府部门的金额为41亿元,这部分资金可协调性较高,在公司确实遇到困难时,及时收回的可能性较大。根据公告披露的信息可知,南京丰盛集团本次债务的及时偿付也主要得益于迅速收回应收款项。

不难看出,正是因为这笔及时雨一般的应收账款,南京丰盛集团才能迅速解决债务危机。可见只有应收来自政府,刚兑可能性才更大。这也是安得财富专注BT类政信的原因!

2018年新旧交替,城投刚兑信仰正在退潮。但机构普遍认为,地方融资去平台化非一日之功,城投信用风险集中暴露的概率仍低,但估值风险加剧,在投资策略上应避开长久期、低资质城投。

转型之年,城投去伪存真,但'真’ 城投信仰不灭。大家购买产品时一定要小心谨慎,选择BT类政信,避免“爆雷”。


Tips

城投有四大逻辑

公益性 :从事公益性投资的城投,业务和收入仍来自地方政府,仍有信仰担保,且项目纳入预算后稳定性更强。

重要性 :抓大放小、剩者为王,核心平台更有优势,越“重要”越难倒。

强后盾:关注经济发达、经营性资产多,有望注入资产和转型为房地产和国资控股公司的城投。

警惕转型退出风险 :区域基建需求小,城投平台不再从事公益性投资,资产被划转、经营业务不明晰,财政支持全面退出,不确定风险较高。​​​​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