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业协会会长洪磊:监管机构不能干涉正常市场行为 尊重自主交易权

由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主办、浙商银行独家支持的《2018径山报告》(以下简称“报告”)上月在杭州发布,主题是“强化市场机制、构建现代金融体系”。

《报告》作者不少来自金融监管部门,其中一篇题为“现代金融体系中的金融市场改革”的报告就由现任中国基金业协会会长洪磊(洪磊是谁?)撰写,发展金融衍生品的重要性被多次提及,格外引人关注。

资产管理机构缺少有效风险管理工具

洪磊上述分报告中提到了国内资本市场现状与问题,首当其冲的是“市场功能不健全,导致市场与监管博弈而不是自我博弈”,而造成这一问题的原因就包括资产管理机构缺少有效风险管理工具。

他认为,境外成熟市场的经验表明,资产管理机构利用衍生品工具管理资产的方向性和波动性,在规避特定风险的同时,可以构建更加灵活的投资策略,增大同类型机构之间的风险收益分布的差异性,避免面对同一冲击产生强烈的市场共振。与境外成熟市场相比,我国金融衍生品市场起步晚、发展慢、产品少、发挥不充分等问题仍然比较突出,还不能完全满足各类机构日益增长的多元化风险管理需求。

具体来说,产品层面,我国仅有三只股指期货、两只国债期货、一只股票期权,股指期权、外汇期权尚未空白,避险工具较为匮乏。功能发挥方面,估值期货交易受到限制,流动性严重缺乏,导致功能发挥不足;国债期货因银行、保险等大型机构不能参与,市场深度不够,功能也难以充分发挥。缺少衍生品风险管理工具的保护,长期资金不敢入市,长期资本难以形成,大量机构投资者面对市场波动只能选择追涨杀跌,交易行为“散户化”,加剧了市场“羊群效应”。

深化金融衍生品市场改革

为解决问题,洪磊在分报告中也给出了建设现代资本市场的若干政策建议,他认为应当理顺行政监管与市场的关系,让市场对资源配置发挥决定性作用。深化金融衍生品市场改革,提供高效风险管理工具是其中重要一环。

洪磊认为,有效管理风险、正确定价风险、合理配置风险是现代金融服务业和资本市场的核心能力。金融衍生品市场是资本市场发展深化的结果,是现代金融体系的有机组成部分,应加强顶层设计,支持其稳步发展。

在他看来,产品供给方面,建议进一步丰富金融期货产品体系,完善避险功能。市场功能方面,建议在严格控制风险的前提下,逐步放宽股指期货交易限制,实现股指期货市场常态化管理,降低投资者交易、持仓成本,恢复股指期货市场基本功能;同时,积极推动银行、保险等大型机构投资者参与国债期货交易,健全反映市场供求的国债收益率曲线,提高国债期货市场深度,促进国债期货功能有效发挥。

此外,他建议积极稳妥推进金融衍生品市场对外开放,与资本市场整体对外开放步伐协调一致。目前,“债券通”推出后,境外机构持有我国债券比重迅速增加,建议先以国债期货为突破口,推动QFII、RQFII、获准参与银行间市场债券交易的境外机构投资者以及参与“债券通”的境外交易者参与国债期货市场。同时,配合股票现货市场对外开放进程,积极探索股指期货市场对外开放。

资本市场是大国崛起基石,监管机构不能干涉正常市场行为

洪磊还在分报告中强调,大国崛起,资本市场是突破口、是第一块基石。发展以多层次资本市场为主导的金融体系,树立重长期价值、重国家利益、重共享共赢得资本文化,自内而外长效改变资本形成和运作方式,才能发挥金融在大国崛起中的战略支撑和根本保障作用。因此,在深化金融改革过程中,应当尤其关注创新资本形成能力的体制机制建设。我国金融体系必须提高创新资本形成效率,从而最有效提高产业的技术含量,培育新经济企业,形成有抗风险能力的制度性安排。

他还谈到现代资本市场对监管者的要求,洪磊认为,监管机构必须在维护市场秩序的同时,充分尊重市场参与者的自主交易权,不干涉正常的市场行为,让市场机制对资源配置发挥决定性作用。

为了实现上述目标,监管者应满足多项基本条件。具体包括:监管职责清晰、法定;监管能力专业化;监管政策透明和监管体系分工明确。

留下评论